<p id="faqqp"><form id="faqqp"></form></p>
  • <track id="faqqp"></track>
  • <td id="faqqp"></td>

  • <acronym id="faqqp"><label id="faqqp"><xmp id="faqqp"></xmp></label></acronym>

    河南民權縣一資金互助社違規吸儲,一年期利率高達4%,有農民17萬存款取不出

    2023-06-16 14:37:00 時代財經 

    近大半年時間,從河南省民權縣城關鎮出來打工的周濟深(化名)一直在發愁。2022年8月份以來,周濟深父親存在民權縣城關鎮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以下簡稱為“聚鑫資金互助社”)的17萬元到期卻無法提取。

    17萬元的背后是6個存款單,父親一點點把錢存進去,在外打工的周濟深也不清楚父親什么時候存的第一筆,等知道這件事時,錢已經取不出來了!皠傞_始是大門關了取不了錢,當時還以為是疫情不營業了,停了一、兩個月公安局打來電話讓去登記,我們才知道內部有人挪用資金!

    周濟深傻眼了,他告訴時代財經,“我要早知道爸爸把錢存在互助社,我肯定讓他取出來!

    與大部分人一樣,周濟深存款只認銀行,一直認為農村的資金互助社不靠譜。父親的存款拿不回來后,他才從各個渠道慢慢了解到,這并非是一個簡單的騙局,“父親存錢的這家資金互助社是個正兒八經的金融機構,是可以辦理儲蓄業務的!

    近年來,以“資金互助社”、“合作社”等助農手段為幌子,進行非法集資等活動的案件時有發生。前段時間安徽蕭縣也出現了“存款”無法提取事件,曾在學校當體育老師的臧立亭以“農民專業合作社”的名頭吸儲放貸,以入股形式吸納了不少社員、非社員存款,目前該案件仍在偵辦中。

    周濟深父親存款的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是一家怎樣的機構?儲戶們為何將錢存在這里?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有資金互助社存款無法提取

    根據周濟深提供的照片,聚鑫資金互助社有一個非常體面的門臉,招牌下面的電子屏幕上有“存款保險保護您珍貴的存款”等宣傳語。周濟深還向時代財經提供了聚鑫資金互助社的金融許可證,發證機關是中國銀行(601988)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商丘監管分局,批準時間為2011年。

    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門面。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據周濟深所說,自2022年8月份發現取不出錢后,當地有關部門已經組織了好幾次互助社儲戶的信息登記工作,但案件一直沒有進展。5月31日,時代財經撥打中國銀保監河南監管局官網上顯示的商丘銀保監分局電話,欲詢問事件進展,但提示對方已停機。

    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金融許可證。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時代財經了解到,農村資金互助社是經由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準的合法金融機構。根據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官網上截止2022年6月末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法人名單,全國共有39家農村資金互助社,聚鑫資金互助社也在其中。

    農村資金互助社的運營需要遵守嚴格的規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農村資金互助社不得向非社員吸收存款、發放貸款及辦理其他金融業務,如果要成為社員,向該社入股就是基本義務,入股后互助社應發放記名股金證作為證明。

    但是,周濟深完全沒聽過“社員”一說,其父親堅稱自己只是存款,有存單,但根本不知道社員的事。

    時代財經還聯系到另外兩名聚鑫資金互助社的儲戶,對于社員一說,他們同樣摸不著頭腦,“我就是農民,不是啥社員!

    除了涉嫌吸納非社員存款,聚鑫資金互助社的主要管理人員還被認為涉嫌挪用資金。當地媒體《商丘日報》上一篇關于聚鑫資金互助社的公告顯示,民權縣公安局已經就聚鑫資金互助社劉鳳芝等人涉嫌挪用資金一案進行立案偵查。

    《商丘日報》網站的公告。圖片來源:網絡

    一名聚鑫資金互助社的儲戶向時代財經透露,劉鳳芝就是互助社的“行長”!皠ⅧP芝是民權縣人,但是在鄉下的儲戶不認識她。挺好說話的人,我在‘銀行’存錢的時候見過她!睋@名儲戶稱,“劉鳳芝也會往外面放貸!

    天眼查上聚鑫資金互助社的工商信息顯示,其目前的股東有10名,但歷史股東曾達到404名,幾乎都是個人股東,且只在這里持有股份,劉鳳芝與其他社員一樣持股0.03%。這些個人股東或都是聚鑫資金互助社曾經的入股社員。而周濟深的父親和時代財經采訪的另一名儲戶的名字卻未出現在這份名單上。

    劉鳳芝名下還有一家公司為河南錦興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時代財經撥通工商信息上顯示的聯系電話,對方稱“打錯了”,隨后掛斷電話。該電話號碼還出現在其他88家企業的聯系方式中。此外,劉鳳芝曾在民權縣城關農村信用合作社擔任法人,但該社已注銷。

    聚鑫資金互助社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名為“王明輝”,此前的法人名為“彭峰”。彭峰與劉鳳芝都是民權縣城關鎮民豐種植專業合作社的股東,倆人分別持股33.33%,同為第一大股東。時代財經多次致電該合作社的電話,均提示已關機。

    根據時代財經對相關儲戶的采訪,被公安局列為挪用資金第一嫌疑人的劉鳳芝與跟其有生意往來并曾擔任法人的彭峰,以及現任法人王明輝,都曾是聚鑫資金互助社的管理人員,而除了挪用資金,吸納像周濟深父親這樣普通儲戶的存款也違反了農村資金互助社的經營法規。

    存款1萬一年期利息多210元

    儲戶將管理人員稱為“行長”,將互助社稱為“銀行”,他們并不清楚資金互助社和銀行之間的區別。在民權縣,工商銀行、農業銀行、郵儲銀行、建設銀行的等國有大行均在此有分支機構,這些儲戶卻選擇了名不見經傳的聚鑫資金互助社。

    周濟深告訴時代財經,聚鑫資金互助社的儲戶基本都是民權縣的人,沒聽說過有外地的人存款!按婵顔卫适4%,基本都是一年期,我爸存款的時候互助社還說存1萬(元)額外給200(元)的補貼!

    這一利率水平遠高于銀行。工商銀行App顯示,整存整取一年的利率最高可至1.9%,五年的利率最高到3.05%。

    按照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的利息來計算,存款1萬元一年期的利息將比工商銀行多210元。而像周濟深父親這樣存了17萬元,一年下來利息能比存在工商銀行多3570元。

    據農業農村部數據,2022年全年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邁上2萬元大臺階。以這個收入數字來衡量,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的利率對于普通農民來說有足夠吸引力。

    上述接受時代財經采訪的另外兩名儲戶也表示,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的存款利率較高。但其中一名儲戶提起存款無法提取一事時非常憤怒,稱“這些(利率)都是騙人的手段!

    中國西北區域一位農商行基層員工告訴時代財經,農村資金互助社近幾年來已經停止審批,因為政策一直鼓勵符合標準的互助社向村鎮銀行轉化,所以留存的數量不多。這名員工所在轄區內沒有資金互助社,但據其了解,“吸股不吸儲,對內不對外”是資金互助社運行的大原則。

    對于存款利率,該員工表示,當地信用社、村鎮銀行以及農商行的的利率確實會比國有大行的要高一些,但不會超過太多,“資金互助社的利率肯定不能高于當地的信用社!

    “合作社”踩坑

    事實上,不管是農村資金互助社、信用社或是村鎮銀行,都是政府針對金融服務落后的農村地區而設置的助農幫扶政策,但是在實際運營過程中,也發生過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非法集資騙局。

    近期安徽蕭縣立亭農民專業合作社便因為違規開展資金互助、違規開展吸儲、放貸等業務被警方立案調查。根據時代財經此前報道,在立亭合作社“存款” 一年期年補貼率高達4.25%。

    但相比于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這類獲得合法許可證的金融機構,立亭合作社作為一家為社員提供農產品(000061)購銷服務的農民專業合作社,并沒有資格開展任何金融服務相關的業務。如果要涉足金融業務,立亭農民專業合作社應該獲取相應牌照轉為農民信用合作社。

    據農業農村部網站數據,截至2022年3月底,全國依法登記的農民合作社達222.2萬家,根據果林、茶葉、花卉等不同的特色農產品分類,都可以建立相應的合作社來幫助農民生產、銷售。

    河南一名參加了當地合作社的社員告訴時代財經,合作社入股可以用現金,也可以用耕地折算,入股后有股權證!昂献魃鐣饷娴墓竞献,幫助農民銷售,也有技術培訓。但是我沒聽說過合作社能存款、借錢,我們都是找信用社(存款)!

    在蕭縣的這起案件里,農民不僅要能辨別高利率的誘惑,還要懂得金融知識,看清它打著 “合作社”名號卻是民間違規吸儲放貸機構的事實。這對于普通農民來說并不容易。

    時代財經在采訪過程中發現,偏遠農村地區還存在一種儲蓄模式——一個村有一個信用社信貸員,村民存取款都會直接去找信貸員個人。

    父母都在山東農村,父親常年使用這種儲蓄方式的林雨(化名)告訴時代財經,“信貸員家里有可以打存單的機器,也會儲備現金,取錢也可以找他!彪m然林雨也覺得這樣的儲蓄方式十分不安全,但其父親認為存單是真實可信的,多年來也未出現過存取款問題。

    對于偏遠地區的農民來說,其身處的金融環境復雜:有像林雨父親這樣,存取款都找信用社信貸員個人,或許會承擔不必要風險的存取款方式;有以聚鑫農民資金互助社為代表的,承諾高利率違規吸收非社員存款且挪用資金的金融機構;也有以立亭農民專業合作社為代表的,借由村莊形成熟人社會,利用信息差進行非法集資的組織。

    違法吸納村民儲蓄與開展業務不合規的金融機構交織在一起,農民難以辨別。上述西北區域農商行基層員工告訴時代財經,下鄉宣講非法集資的案例,防止金融詐騙是他們的一項重要工作。

    農村普惠金融最后1公里難題待解

    除了針對農民儲蓄的騙局,農村金融的一大風險點還來源于貸款。接受時代財經采訪的聚鑫農村資金互助社的多名儲戶認為,劉鳳芝挪用資金就是將互助社里的存款拿到外面放貸,導致儲戶存款無法提取。蕭縣立亭合作社的“暴雷”也與其實際上是一家民間放貸機構有關。

    近段時間,有多家村鎮銀行、信用社因違規發放貸款收到當地銀保監分局的罰單。

    2023年4月28日,海南屯昌長江村鎮銀行因違規向關系人發放貸款、貸款管理不盡職等原因被罰沒192.45萬元;5月5日,鶴崗市市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因違反大額風險暴露監管要求發放貸款被罰款100萬元;5月11日,鎮雄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因違規發放借冒名貸款,遲報、瞞報案件信息被罰款90萬元。

    鶴崗農村信用社的罰單。圖片來源: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

    違規發放貸款背后,是農村金融普惠發展依舊薄弱的現狀,小微企業、弱勢群體融資難是其中一大突出問題,偏遠貧困農村地區的金融機構發展不均衡,農村金融機構數量過少也使得打著高額存款利率的非法集資組織有機可乘。

    2020年,貴州省六盤水師范學院的一名教師楊麗麗做過六盤水市玉舍鎮農村金融發展調研,她在調研報告中寫道,“整個鄉鎮目前金融機構主要以農村信用社以及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兩家機構為主,其他國有商業銀行比如中農工建交則在鄉鎮未設立農村服務點,僅僅在其他以工業企業較多的鄉鎮設有部分鄉鎮服務點!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陳方在2022年底發表的《論我國城鄉金融資本的流動與融合》一文中提到,在新經濟形勢下,農村人口、經營主體和生產經營方式等出現了新的特征,對農村金融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戰 。他認為,實現農村居民普惠應該做到以下幾點:一是關注老年群體、返鄉創業群體的金融需求;第二則是打通信息渠道,加大宣傳力度實現金融知識和信息普惠,消除信息不對稱降低金融機構的業務成本,進而解決農村貸款難、貸款貴的問題。

    以農村資金互助社為例,陳方建議,應鼓勵銀行機構以入股方式與農村資金互助社形成合作。 “在農村普遍缺少商業銀行網點的情況下,借助農村資金互助社進村入戶,可以解決最后1公里服務半徑問題,也可以直接參與農村資金互助社的治理, 有助于健全農村資金互助社內部治理和監督機制!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国产精品乱码卡1卡2卡3_不卡无码人妻一区三区音频_公交车内被强高H男男_99精品国产再热久久无毒不卡